「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
    带回去……
    藏起来」

我也想听着雨声窝在床上看书
我也想吹着风扇团进沙发吃西瓜
不惆怅不伤心不难过
只是再没有人让我去写名字牌
再也没有人一脸着急催我吃药
啊突然就不想去面对了
这么好的人,马上就不在一起了

突然想到叶修是B市人啊,操着一口正宗京腔冷不丁冒出来一句“得了吧您内”的老叶,感觉更嘲讽了


【2017黄少天生贺】引灵

(壹)

伙计托白鸽给我传了信,说是来了个奇怪的客人,好说歹说费尽口舌劝人走,却硬是赖在店里,还说必须见我。本是想出来云游四方,像我那神龙不见尾的师父那样过段悠闲日子,这才刚几天,就又有活干。我走前就已嘱咐好如果有事全权交给二当家—跟我最久的那个徒弟,但这回连标示重大事件的红绳都绑在了鸽子腿上,想必是真出了点什么棘手的事。

腹诽了几句,我伸手取出鸽子腿上小信筒里的纸卷,不耐烦地读了几行字就想撇到一边。又是一个找我引灵的,只是这次特殊了点,还要亲眼见见这个灵。以往那些人,哪一个都巴不得让灵赶快离开。视线扫了几个来回,见没什么特殊要求就想提笔回信叫我徒弟接这个活,余光不经意瞄到最后一行字,该是署...

#叶黄#

OOC有,原著向


黄少天这辈子就哭过三次


第一次是黄少天小的时候偷养的一只叫大毛的狗被妈妈扔出去了,那天他赌气一个人从家里跑出来,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最后在路边的一棵树下蹲下来,别人家的小孩嬉笑着从他身边跑过去,他家的小狗“汪呜汪呜”叫了几声欢天喜地地跟上去


年幼的孩子到底还是没忍住,眼泪一下子找到了宣泄的阀门,从眼眶里冲出来,顺着他跑的通红的脸颊流到了衣服里,很凉很凉


第二次是魏琛离开蓝雨,咋咋呼呼的少年看到空了的床铺和沉默的其他人时罕见地没有说话,未长成的王牌突然明白了这个...

© 鹤知洲 | Powered by LOFTER